图片 9

参与”太阳花学运”的”台独”议员入境日本被审查

参与“太阳花学运”的“台独”议员入境日本被关小屋 台当局:人家在反恐

  【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萧师言环球时报记者张倍鑫崔杰通】强行占领台湾“立法院”24天之久的一群学生昨天傍晚全部撤离,这场运动上周曾引发“50万黑衫军走上台北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”,冲击整个台湾。3月18日,一些学生以反对“立法院”搞黑箱交易通过两岸服贸协议为由“神奇地”占领“立法院”,一度还攻占“行政院”,台当局清场造成100多人受伤。国际社会大都将这次运动视为一种“暴力式撒娇”。被称为“太阳花学运”的带头者都有绿营背景,整个过程中,民进党“立委”为学生看守“立法院”大门不让警方进入,“台独”大佬或重金登广告力挺,或赴现场支持,他们利用台湾年轻一代面对全球竞争的焦虑情绪,将运动推向“反马、反中”。台湾《联合报》10日刊登社论嘲讽他们“搞来搞去还是台独那一套”,社论认为,“若走上台独的回头路,必败无疑”。

台湾“时代力量”议员黄郁芬27日自曝,她日前赴日本参加活动时被抓到小房间审查2小时,甚至被问是否曾在台湾参加过“抗争活动”。台“外交部”事后对此声称,日本系为反恐而对入境旅客加强检查。有岛内网友讽刺称,日本政府可能是认定“太阳花学运”为恐怖活动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  由于担心“撤离立法院”出现意外,台湾警方提前部署了3000警力。但下午6时一过,近百名学生在纷乱的闪关灯下很快走出大门,学运两名领头者林飞帆和陈为廷则被多名民进党“立委”众星捧月般迎走。消失多日的“议事锤”被放回桌上交还“立法院院长”王金平,附带放了一本讽刺官场权斗的小说《官场现形记》。支持者和看热闹的民众近万人挤在“立法院”外,台湾警方则迅速进入“立法院”接管。

综合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等媒体4月27日报道,黄郁芬曾在2014年参加“3.18”,目前系岛内“台独”政党“时代力量”台北市议员。她26日在社交网站“脸书”发文称,自己近日赴日本参加活动时,在入境前被抓到小房间审查2小时,甚至被质问“你在2014年的时候是不是在台湾有参加一个抗争活动?”

  离场前,林飞帆称,他们会在离开后将就服贸审议、两岸关系监督条例等展开全岛巡回的组织串联,“转守为攻,深入草根,卷动社会”。民进党“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”柯建铭声称,这场占领议场585小时的学生运动“足以牵动台湾未来走向,必将成为台湾历史上伟大的诗篇”。他称,同学虽然离开,“但请放心将国会战场交给我们”。柯建铭显然是向学运拍胸脯保证,民进党会接着就两岸服贸协议等施压马英九当局。就在9日,陈为廷已扬言,如果“立法院”下周通过“行政院版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”,而非“民间版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”,就将发动学生“包围总统府”。台湾《联合报》称,“未审先宣战,埋下政治地雷”。报道说,学生打算以街头路线逼迫代议政治,此等“顺我则生、逆我则乱”的帮派作风,只怕激起更多对立。

图片 3

  “学运退场是台湾集体救赎的契机。”台湾《工商时报》10日发表社论称,希望这一次太阳花学运所引发的阶段性纷乱,就如同出疹子般,让原先潜藏的各种偏差病灶逐一浮现。而后通过透明化的监督机制,找到自我疗愈的方案,让台湾不成熟的民主可以顺势“转大人”,找回自信与竞争力。台湾《旺报》则认为,学运落幕,岛内产业的灾难才开始!面对大陆与韩国FTA年底达成,而两岸服贸、货贸遥遥无期,岛内企业恐爆出走潮,新一波掏空台湾危机即将上演,而产业界更忧心的是,这一波掏空,将是整个产业链出走,届时,台湾将面临“断链危机”。

针对此事,台“外交部”27
日晚间称,他们已获知黄姓市议员于日本海关经审查询问后入境一事。

  更迫在眉睫的是“反服贸运动”留下的一地官司。据台湾“中央社”10日报道,台北地检署统计,林飞帆、陈为廷涉妨害公务、妨害自由、恐吓、渎职等罪;民众告发“总统”马英九、“行政院长”江宜桦、警政署长王卓钧,学运期间以武力驱离民众涉重伤害罪;“立法院长”王金平、“副院长”洪秀柱、蓝绿两党党鞭林鸿池及柯建铭等人,因放任学生霸占议场被控渎职。台湾一名校长10日在《中国时报》上撰文称,霸占“立法院”议场事件的财务损失粗估达1亿新台币,这笔账不能迷糊。他称,“政治立场与民意民粹都不许凌驾法律,这是底线!”

至于日方动作,台“外交部”称,自2019 年4 月起至2020年9
月,日本各地将举办新天皇即位大典、东京奥运等活动,为加强安保及反恐,日本海关将强化对国外旅客入境行李的检查,同时取缔毒品、枪枝及及其他恐怖袭击相关物资等非法进口。

  台湾《联合晚报》发表评论文章说,这次学潮引发社会阶层、朝野政党甚至政党内部的对立,升高到极点,各方互信荡然无存。太阳花学运看似逼马政府退让,但“人民占国会”的恶例既开,日后不管哪个执政党都随时面临“群众我最大”的挑战,动不动会有人想“拆政府,占国会”。

图片 4

  “原来,搞来搞去还是台独那一套。”台湾《联合报》10日刊登社论称,“学运主张‘先立法/后审查’,这个《监督条例民间版》(现改称《两岸协议缔结条例》)以‘两国论’为架构,其极尽刁难又以几乎能使未来两岸任何协议皆签不成为目标,更欲对已签成的所有协议翻案否决;若此一‘民间版’即是这场学运的政治宣言,则这场学运其实是‘换一块路牌的台独’。”林飞帆在“总统府”前称,“我们的行动,在台湾与中国的关系之间,也做了新的定义”。社论称,什么是他的“新定义”?是“戒急用忍”吗?是“正名制宪”吗?是“一边一国”吗?这些若就是隐藏在“民间版”下的“新定义”,则其中哪一种“新定义”不是已被验证为根本行不通的“老办法”?

黄郁芬发图称自己在日本入境时被严审

  岛内一名资深媒体人10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说,如果民间版的监督条例通过,“形同台湾在法律上认定两岸是两国,这是一个潜伏的最大台独阴谋”。

在台“外交部”公开黄郁芬被日本海关询问的情况,并公布日方加强与恐怖袭击相关的入境审查一事后,有岛内网友对黄郁芬发文抱怨一事表示批评。有人讽刺黄:一个议员好大的官威,“都不能查吗”↓

  台湾商人符宜宁10日在《中国时报》上撰文以“甘心当台独马前卒”称呼“学运分子”。民进党“立委”黄伟哲的妹妹黄智贤政治立场不同于其兄,也不是亲国民党的知识分子,但她反对“反服贸”,她认为,反服贸团体“实际上是想推动台独意识形态”,而“台独会害了台湾社会”。她说,林飞帆与陈为廷两人的“台独”倾向非常明显,林飞帆不满20岁时就已在公开场合宣示“信仰台独”,陈为廷更是在这长达三周多的占领中,不只一次地表达过他主张“台独信念”。

图片 5

  据亲绿的《自由时报》报道,“台独”大佬李登辉9日“眼眶含泪”称赞“太阳花学运”,声称学生将台湾带到新的阶段,是台湾的“第二次民主改革”。香港《大公报》称,“台独”大佬辜宽敏得知反服贸民众强行占领“立法院”后,第二天凌晨就赶到那里为“占院者”打气,还宣称“台湾有希望了”;连日来也有不少“台独”分子进入“立法院”议场煽动“占院者”长期作战。文章警告,近年两岸经贸关系日益紧密,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步入正轨,大大压缩了“台独”的空间。现今台湾陷入挺服贸和反服贸的无休止争议,正中“台独”下怀。两岸各界应提高警惕,防止“台独”借机还魂。

还有人说,日本政府可能是把“太阳花运动”当成恐怖活动。

 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褚静涛10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表示,虽然有些“独派”势力推波助澜,但“台独”难以借此次运动膨胀。过去20年的经验教训表明,“台独”的路子是走不通的,而服贸协议的每一条款也都是经得起阳光照射的,经得起时间考验。

图片 6

  “台湾已经是一个没有台独生存空间的地方”,岛内资深媒体人江中博称,过去历次全台性的选举都证实,只要民进党以“台独”作为选举口号,都会败得一塌糊涂,尤其是2008年谢长廷强力主张“仇中恨共”,输了马英九900多万票,蔡英文2012年与马英九竞选时,已经不敢喊“台独”,只是隐诲地说“台湾共识”,却仍在马英九第一任期做得并不成功下,输了马英九多达70万票。

图片 7

  来源:环球网

也有人批评称,也就民进党能包容黄郁芬,到了日本就被当“暴民”“作乱分子”。

图片 8图片 9

五年前的2014年3月18日,台湾发生“太阳花学运”。当时岛内部分大学生以所谓“反黑箱”为由,阻挡《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》审查,在毫无预警下占领台“立法院”,直到同年4月10日才结束。事件发生5年后,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今年1月在政论节目怒批“太阳花学运”称“我们都被骗了!”

马英九称,“太阳花学运”3月18日发生,“服贸监督条例”4月3日送到“立法院”,结果条例“一躺四五年”没有下落,所以“我们实际上是被骗了!被太阳花学运啊!”马英九罕见动怒并表示,“两岸协议监督条例”胎死腹中至今,非常遗憾,对方根本是“假监督真阻挡”。

另据台湾《旺报》报道,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3月15日表示,“太阳花学运”发生有其时代脉络,马当局执政用的是民进党所改的课纲,推行“去中国化”、“排斥大陆”,但“太阳花”之后,大陆调整对台政策,吸引台青赴陆就业就学,民进党再也挡不住,也很难大规模煽动“仇中”情绪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